工人、女人和农民的抗争:法国黄背心运动一周年后仍在激

时间:2019-11-19 16:52:36

黄背心法国

“即使马克龙不喜欢,我们也会在这里!”

“生日快乐!生日快乐!”

11月17日是法国“黄背心运动”一周年纪念日。上周末,示威者再次来到巴黎郊区,在一周年纪念日再次采取行动,以提醒马克龙,他们从未消失。

2018年11月初,法国总统马克龙上任不久的宁静就被打破。

“你难道听不到遍布法国的痛苦吗? ” 一位愤怒的退休老人在凡尔登问道。 “试着感受一下,在巴黎,愤怒正在到处蔓延。”

2018年12月,在巴黎凯旋门附近,一名黄色背心抗议者举着法国国旗

去年11月17日,“黄背心运动”开始。这场50年来最大的骚乱的导火索是政府加征燃油税。法国总统马克龙为履行《巴黎气候协议》,将柴油税每公升上调了6.2%,进而导致油价暴涨,引发了民众的不满和抗议。

“黄背心”运动的示威者们穿着法国汽车必备的荧光背心,连续52周举行抗议活动,反对经济困难、日益加剧的不平等和名誉扫地的政治体制。自11月17日以来,他们夜以继日地驻守在环形交叉路口,每周六走上街头。在去年12月达到顶峰时,他们甚至还突袭了巴黎市中心的凯旋门,2018年12月10日晚8点,法国总统马克龙发表电视讲话,对“黄背心”运动作出了一些让步。

12个月过去了,走上街头的“黄背心”的数量已经明显减少。然而,这场运动却给法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迫使政府实施了数十亿欧元的税收减免,向总统发出了明确的警告,并将这个国家被忽视的大片地区重新摆上了地图。

“毫无疑问,在黄背心事件之前和之后,都会有一场战争。”帕克特研究中心和格勒诺布尔政治学院的政治学家里克 贡捷表示。

贡捷将这场运动描述为“法国政治的分水岭”,他表示,这场运动的主要遗产之一是“将法国看不见、听不见的工人阶级重新置于公众辩论的核心”。

了解“黄背心”

对于分析家和政府官员来说,了解“黄背心”的分布可能比其他社会运动更具挑战性。这场运动由几十个 Facebook 页面组成的网络松散地联系在一起,几乎没有形状,没有组织,也没有明显的意识形态倾向。此外,“黄背心”运动还显现出与传统街头抗议活动的明显的不同之处。

“这场运动主要由经济安全无法保障的工人和退休工人组成,而失业人数占比相对较少。”黄背心在法国各地都有出现,但在小城镇和农村地区势力最强。他们来自各行各业,小企业主和雇员、手工艺人和护理工人形成了这场运动的主体。大约三分之二的受访者的收入低于平均工资,“缺乏文化资源和社会联系”的人群比例略高。

“黄背心”运动的另一个特殊之处是女性占比很高,大约半数的抗议者都是女性。而传统社会运动往往是男性主导。

贡捷表示,这反映了从事护理工作的女性的大规模动员,“最明显的是来自公共卫生部门的医院工作人员,他们正经历危机。”其中包括大量的单身母亲,她们也许不能外出抗议,但是她们会支持网络运动。不过,随着抗议活动变得越来越危险,一些女性也最终选择退出。

女性是贫困的第一受害者

2019年2月,巴黎,一群穿着黄色背心的女性在奥利安和切里法的脸书主页上发起了一场集会

拒绝透露全名的25岁社会工作者欧瑞安(Oriane)说,她在第三个星期六参加了抗议活动,从那以后每次都会参加。 她去过巴黎和她的故乡图卢兹的抗议活动。欧瑞安认为黄色、背心是为妇女权利斗争的自然延续。 在运动的早期,欧瑞安和她的朋友一起在 Facebook 上建立了第一个女性黄色背心页面。

“女性是贫困的第一受害者。” 欧瑞安表示,这也是她参加“黄背心”的最主要原因。像许多其他“黄背心”一样,欧瑞安对“政府的不公平政策和马克龙对我们这样的小人物的蔑视”感到不满。她说,法国的“富人总统”与这个国家脱节,并列举了马克龙的一长串言论。比如他曾告诉一个失业者,他只需要“穿过马路”就可以找到工作,还抱怨法国在福利上花的钱太多,并敦促领取养老金的人对他们日益缩水的津贴“少抱怨一点”等等。

反应迟缓的媒体

“黄背心”运动政府由加征燃油税引爆,提高燃油税表面上是为了资助法国向绿色经济的过渡,而实际上其收益将主要用于填补因政府为富人减税而扩大的预算赤字。这项税收激怒了缺乏公共交通和其他服务、严重依赖私人汽车的农村和郊区的居民。

而他们与机动车的原始联系,再加上高能见度背心的标志,使得一些评论员将抗议者斥为对气候变化漠不关心的顽固、自私的司机。

在第一批严肃的研究报告发表之前,许多媒体就急于对这场运动做出预判。“媒体试图将我们定罪,称我们是同性恋恐怖分子、种族主义者和反犹太主义者,”欧瑞安说。但事实并非如此,这也不是他们抗议的真正原因。

“我曾经信任的许多新闻机构都对我们不屑一顾。 他们花了很久才理解我们,扩大了精英和人民之间的鸿沟。”

在一周年纪念日的前几天,法国国家视听学院(INA)发表了一份关于媒体对这场运动报道的报告。 报告指出,媒体对“黄背心”运动反应迟缓,往往在事后对与警察的暴力冲突进行了大规模报道,而忽视了抗议活动背后的经济问题。

贡捷的同事圭拉(Tristan Guerra)表示,媒体花时间来适应社会环境背景,这并不奇怪,因为这场运动的地区背景与新闻机构所处的地区背景存在差异,新闻机构通常集中在巴黎和大城市。“当新的社会运动出现时,媒体往往不知所措,在确定运动的特殊性之前就草率地与过去进行比较。”贡捷补充说。“在这种情况下,一些新闻媒体持有偏见的观点进行报道,使得法国媒体监督机构 CSA 不得不介入,呼吁更加平衡的报道,尤其是对冲突的报道。”

无党派立场,但不是非政治立场

在某些情况下,“黄背心”对政治的相对缺乏经验,研究显示,大多数参与者都没有政治或工会背景,第一次参加抗议活动。经验的缺乏也促成了一系列误解。例如他们使用“非政治”一词来强调他们对传统政党政治的排斥。“但实际上他们的运动是对党派政治的拒绝,而不是对政治本身的拒绝,因为像他们这样的运动本质上是政治性的。”圭拉说。

贡捷表示,“黄背心”最有趣的特点之一,是他们试图通过将政治从“专家”的控制中夺回来。从本质上讲,“他们把自己看作是一群工人,他们为国家创造了真正的财富,而这些财富被精英阶层没收了,也就是那些在自己队伍中制造分裂的政客。” 这反过来解释了为什么“黄背心”总是拒绝领导人和政治代表,因为这些人恰恰是被视为分裂的因素。

“黄背心”经常被批评为缺乏组织性,但事实并非如此。”贡捷解释说。“这场运动组织严密,尽管不是垂直的。 辩论由小组组织,通过协商做出决定。水平方向的组织比垂直方向的组织更加困难,但是他们已经成功了。24小时不间断地驻守在交通环岛、维护和平、避免不和谐的话题,所有这些都需要高超的组织技巧。”

我没读过马克思,但我每天都经历阶级斗争

欧瑞安表示,“黄背心”的横向组织和集体决策是“妇女参政论者和巴黎公社的最佳传统”。但对于像她这样公开承认自己是左翼的人来说,缺乏老牌左翼政党的支持令人极为失望——这也进一步证明了政治精英和人民之间的分歧。

“左派应该对阶级斗争略知一二,但他们并不支持我们。”她哀叹道,“我没有读过马克思,但我每天都在街上和自己身上经历阶级斗争。”

“黄背心”拒绝党派政治并不是与反对派左翼政党缺乏一致性的唯一原因。首先,这场运动的社会生态与“占领运动”(Occupy)、“愤怒者运动”(Indignados)等公开的左翼抗议运动,以及此前由失业大学生主导的“黑夜站立”(Nuit Debout)运动有很大不同。另一个关键因素是“黄背心”缺乏共有的反资本主义意识形态。

“他们与左派有一些共同之处,例如他们呼吁加强团结,反对不公正和不平等。 但重要的是,黄背心支持者们并不排斥市场经济或资本主义。他们想像中产阶级一样过得更好。”圭拉补充道,“他们的理想是独立工作者,靠自己的工作生活。在他们看来,依靠社会福利是一种羞辱。”

“对于黄背心来说,福利应该是有条件的。他们反对福利国家浪费他们所创造的财富。所有这些都使他们与大多数左翼分子格格不入。而事实上,它们为激进右翼提供了更肥沃的土壤。”

谁是种族主义者?

就其物质目标而言,这场运动只取得了部分成功。迫使政府采取一系列应对危机的措施来支撑购买力,例如提高最低养老金。但这也削弱了对这场运动的支持。 马克龙的“全国大辩论”(Great National Debate)也是如此。这场辩论是为了回应抗议活动。而马克龙很快就把这场辩论变成了市政厅的路演,为他提供了媒体的大篇幅报道,而“黄背心”正陷入困境。

从选举的角度来看,抗议运动被证明是失败的。但是,如果认为这场运动没有在政治生活中留下深刻印记,那就错了。

“就象征性的目标和支配议程的能力而言,黄色背心显然对法国政治产生了巨大影响。”贡捷暗示,他们的许多关键要求,比如恢复马克龙废除的财富税,以及赋予公民发起公投的权力等,将继续主导政治辩论。

圭拉认为,在许多方面,运动提出的议程比政党和媒体引发的有害辩论更健康。

他解释说: “在文化和身份政治的争论已经饱和候,‘黄背心’把焦点放回了民主和经济上。”事实上,尽管极右翼和政府都对移民和穆斯林感兴趣,但黄背心基本上回避这些话题,恰恰是因为它们的分裂性质。“当然,我们完全有可能听到一些黄背心的种族主义言论,但不会比其他法国公众更多。”他补充说。

一波未平一波将起

欧瑞安认为,这场运动未来能否取得进一步成功将取决于它能否与法国和国外受压迫者所进行的其他斗争相融合。她表示,许多被高价赶出法国首都的巴黎人变得贫困,这有助于他们同情农村地区“黄背心”的困境,而警察镇压的经历,使抗议运动更接近法国最贫困郊区的移民的处境。

下个月,除“黄背心”之外,马克龙还会面临新一批的街头抗议,即工会发起12月5日反对养老金改革罢工活动,可谓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贡捷表示,无法保证“黄背心”会在接下来的全国性罢工中扮演关键角色,“因为工会被视为被视为维护特定阶级利益的组织,他们对工会极不信任。”另一方面,他们新发现的政治意识很可能导致持续的行动主义和更多的社区生活与政治参与。

“过去被认为是个人耻辱的东西现在被集体分享,因此这场运动强调团结和尊严。”他说,“这很可能带来持久的政治影响,需要数月或数年时间才能显现出来。”

(文/齐臻玅,图/网络,DAILY MEDIA出品)

责任编辑:2020欧洲杯注册开户

文章来源:周边报道,本文唯一链接:http://www.dcfjw.com/zbbd/23793.html

本文标签:法国 | 为什么法国黄背心 | 黄背心法国 |

黄背心法国_工人、女人和农民的抗争:法国黄背心运动一周年后仍在激 - 2020欧洲杯注册开户

上一篇:顺风车重启后,滴滴再上市可能性探讨

下一篇:商务印书馆出版最新《徐志摩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