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务印书馆出版最新《徐志摩全集》

时间:2019-11-19 16:55:10

商务印书馆出版地

1931年11月19日,徐志摩不幸遭遇空难,年仅34岁,今天是诗人的忌日。

徐志摩去世后,陆小曼开始整理编辑他的文集。1936年,当胡适得知陆小曼已将《志摩全集》编好后,便向她提议将《志摩全集》交给商务印书馆出版。当时的商务印书馆总编辑王云五欣然应许,并与陆小曼谈妥了稿酬、签订了合同。但《志摩全集》的出版工作终因时局动荡而未能在当时顺利进行下去。

徐志摩与陆小曼

在过去近百年的时间里,徐志摩全集和补遗文集分别在大陆和港台地区有不同版本出版。

近日,商务印书馆出版了由作家、现代文学研究专家韩石山编订的《徐志摩全集》。此十卷本是在天津人民出版社八卷本《徐志摩全集》的基础上,多方采集佚文、精心编辑而成,增补了百余篇未被先前全集版本收集的徐志摩佚文,融合了全国各地专家、学者十几年来的发现。

商务印书馆《徐志摩全集》

全集按体裁分作七大类(散文、诗歌、小说、戏剧、日记、书信、翻译作品),每类作品再以发表或写作的年月日顺序编次成集,便于阅读和研究。

以下为韩石山所写的《书前赘语》以及商务印书馆的《出版说明》,澎湃新闻经授权刊发。

书前赘语

十卷本的《徐志摩全集》,由商务印书馆出版了,距我1997年夏天动手开始这项工作,转瞬已是二十二年。

现代文学史上的名家,生前死后,出版全集的,不在少数,而像《徐志摩全集》这样艰难曲折的,少之又少。据曾任良友图书公司编辑的赵家璧先生说,早在1936年5月底,他来北京组稿,就有意编辑出版《徐志摩全集》,且得到郑振铎先生的支持。回到上海,又得到茅盾先生的赞同。当年秋天,便与陆小曼一起着手进行,很快编起九卷本的《志摩全集》。两人估计,一切顺利的话,1936年下半年可以开始出书。没料到的是,同年10月,胡适先生来到上海,闻知此事,建议陆小曼将《志摩全集》改交商务印书馆出版,且可预支一笔版税。小曼同意后,赵家璧便将全部书稿送给小曼,由小曼转交商务印书馆。而后抗日战争爆发,《志摩全集》的出版也就搁置了下来。中间种种变故不说也罢,好在这部书稿的清样,总算保存下来。直到1983年,香港商务才据此出版了《徐志摩全集》五册。又过了差不多十年,再由香港商务出版了《徐志摩全集·补遗》四册。(赵家璧《徐志摩和〈志摩全集〉》)

徐志摩写给胡适的信

在这之前,20世纪60年代末,在徐志摩前妻张幼仪的倡议下,徐志摩的表弟蒋复璁和好友梁实秋主编,于1969年由台湾传记文学出版社出版了《徐志摩全集》六卷。20世纪80年代之后,又有四种“全集”出版:一种是上海书店出版社版,将香港商务的《徐志摩全集》五册与《徐志摩全集·补遗》四册合为九卷本《徐志摩全集》;一种是广西民族出版社版,为赵遐秋等人编的五卷本《徐志摩全集》;一种是浙江人民出版社版,为顾永棣编订的六卷本《徐志摩全集》;再就是由韩石山编订,2005年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八卷本《徐志摩全集》。与其他版本的全集不同的是,天津版“全集”采用了分类编年的体例,就当时来说,收入的文章该是最多的。

而这多少年来,更不断有徐志摩的佚文被发现。最该称道的是陈建军、徐志东二位编订,于2018年由商务印书馆涵芬楼文化出版的《远山——徐志摩佚作集》。

十卷本的《徐志摩全集》,就在是天津人民出版社八卷本《徐志摩全集》基础上,多方采集佚文、精心编辑而成。种种辛苦,不必多说。唯一可说的或许是,胡适先生当年建议陆小曼的话,总算在八十多年后,落到了实处。

韩石山

2019 年 7 月 16 日于潺湲室

出版说明

自我国著名诗人徐志摩先生1931年罹难后,其亲友和学界便开始了对徐志摩生前作品的搜集、整理工作。1936年,胡适得知陆小曼已将《志摩全集》编好后,便向陆小曼提议,将《志摩全集》交给商务印书馆出版。当时的商务印书馆总编辑王云五欣然应许,并与陆小曼谈妥了稿酬、签订了合同。遗憾的是,《志摩全集》的出版工作,终因时局动荡而未能在当时顺利进行下去。

为弥补当年未能成功印行《志摩全集》之憾,我们决定接受韩石山先生的授权和委托,在我社出版由他编订的新版《徐志摩全集》。更主要的原因是,近十余年,学界对徐志摩作品的研究及佚作的收集又有不少新的进展,有必要对既有的“全集”进行修订与补充。

除商务印书馆与“徐志摩全集”的渊源之外,徐志摩的著作在我国文学史、文化史上更是有着相当的地位与意义。因此,面对韩石山先生的委托,我们慎之又慎,本着遵循我国出版方针、尊重编者编校要求的总体原则,进行了适当的增补与修订。

首先,我们将学界这十几年间所发掘的徐志摩佚文、佚诗、佚简百余篇,按分类编年体补入了“全集”,将原来的八卷本增排为十卷本。同时,在八卷本的基础上对所收徐志摩著作进行了梳理,对明显的缺漏与错讹进行了订正,对遗留的问题做了进一步查证与校改。然而,因新文化运动前后文字的使用新旧混杂,现代出版业方才萌芽、未成规范,如今对当时作品的校勘也就愈加困难。所以,本着对徐志摩著作本身的严谨态度和对韩石山先生编订初衷的充分考虑,我们对作品中难以解读、疑阙难辨的字句保留如旧、未敢妄加校订,以待学者进一步考证、释读。除此之外,对于所收徐志摩西文作品的已版译文,为尊重译者之故,除翻译误漏及其他明显错误外,基本保留其初版原貌,不加改动。

《徐志摩全集》单册

编校过程中,特约编辑岳洪治先生协助我们通读、通校了全部书稿;四川大学的龚明德老师对徐志摩书信二卷的内容进行了专门校订。《徐志摩全集》(八卷本)出版前,由复旦大学英国文学教授谈峥先生对全集中的西文词句做了注释;这次出版十卷本,我们根据谈先生整理的《全集英文错误》,将他所指出的问题一一更正。在此,一并表示由衷的感谢。

时隔八十余年,《徐志摩全集》终能在我社出版,实乃我等之幸。希望这一版《徐志摩全集》,能够为读者和学界提供一个比较完备、准确的徐志摩作品文本。我们企盼着得到读者和学界的批评与指正。

商务印书馆

2019 年8月

责任编辑:2020欧洲杯注册开户

文章来源:周边报道,本文唯一链接:http://www.dcfjw.com/zbbd/23796.html

本文标签:印书馆 | 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书怎么样 | 商务印书馆出版地 |

商务印书馆出版地_商务印书馆出版最新《徐志摩全集》 - 2020欧洲杯注册开户

上一篇:工人、女人和农民的抗争:法国黄背心运动一周年后仍在激

下一篇:这个厅官涉嫌受贿3.38亿元,曾当了9年县委书记

相关阅读